html模版陳學冬也曾是個“壞小孩”
陳學冬小時候有太多變壞的機會,那時他覺得全世界都欠瞭他,“我經常覺得老天怎麼這麼不公平,為什麼別的孩子那麼多人疼,我的爸爸媽媽卻都不要我”。他也是最讓老師頭疼的學生,調皮搗蛋、打架逃課,《一年級》裡那些“熊孩子”們的毛病,他幾乎每樣都沾一點。但幸運的是,每當迷茫的時候,總會有人出來拉他一把。


原標題:陳學冬也曾是個“壞小孩”

陳學冬(資料圖片)

▲很受孩子們喜歡

▲憑《小時代》一炮而紅

▲“萬人迷班主任”

▲“陳爸爸”特別疼愛陳思成

實習生 黃淑旻

在電影《小時代》裡,他是“暖男”周崇光,被評價與“原著小說氣質外形最為貼合的角色”;在綜藝《一年級》中,他是萬人迷班主任,對孩子的耐心和細致超乎人們對一個90後偶像明星的期待與想像。

陳學冬,一個如冬日暖陽的大男孩,在他的經歷裡,卻有過無傢可歸的孤獨、四處流浪的辛酸。近日,陳學冬接受羊城晚報記者專訪,講述多次差點走上“歪路”的過去,揭秘缺乏安全感的內心世界。

A“小時候每次哭,都是老師抱我入睡”

大多數人關於童年的記憶,無非是父母的呵護和教誨,而陳學冬的記憶裡,陪伴自己成長的一直隻有老師。因為父母忙於生意,從幼兒園開始,陳學冬就是在老師傢裡寄宿的,小學住班主任傢,中學住英語老師傢,高中住學校宿舍。

雖然在老師傢裡有很多小夥伴一起玩,但深深的不安全感一直如影隨形,“那時候我最怕別人問我傢在哪裡,因為我感受不到傢在哪兒,永遠回答的都是別人的傢,就是我住的地方。”

這其間,他經歷瞭父母離婚,跟著父親的陳學冬一年才能見媽媽一次。有一回間隔太長,他以為媽媽死瞭,於是每天哭每天哭,一覺醒來枕頭都是濕的,夢裡無外乎是爸爸又結婚瞭。每當他哭時,都是老師抱著他入睡。

如今,他變成瞭《一年級》中的萬人迷班主任,遇到瞭有著同樣遭遇的學生陳思成,他整個心都揪疼瞭。他帶著小思成去遊樂場坐過山車,舉辦專屬兩個人的燒烤派對,晚上捧著故事書邊讀邊哄他睡覺,告訴他以後可以叫自己“陳爸爸”,“這是咱們倆的小秘密”。

他說,不希望陳思成走自己小時候走過的路,在自己有能力的情況下,希望讓身邊每個人的生活都越變越好。

B“每個可能變壞的路口,選瞭最好的路”

陳學冬小時候有太多變壞的機會,那時他覺得全世界都欠瞭他,“我經常覺得老天怎麼這麼不公平,為什麼別的孩子那麼多人疼,我的爸爸媽媽卻都不要我”。他也是最讓老師頭疼的學生,調皮搗蛋、打架逃課,《一年級》裡那些“熊孩子”們的毛病,他幾乎每樣都沾一點。但幸運的是,每當迷茫的時候,總會有人出來拉他一把。

小學一年級,陳學冬初顯上房揭瓦的調皮本色,父母立馬把他從私立小學轉到瞭公立小學。在那裡,他住在班主任傢裡,一舉一動被嚴格管教,壞毛病也被一一扼殺。上初中後,他本來被分到一個校風很差的學校,結果奶奶拿著房產證去教育局吵架,力證他們傢在好學區也有一套學位房,於是陳學冬又被轉到學風比較純正的學校。

中考受老師指點,憑借藝術特長進入重點高中;高考又借著藝術生身份進入重點大學……在陳學冬每一個重要的轉折點,總有一個人給他指明瞭一條更好的路。

C“喜歡跟孩子們在一起,能變回正常人”

在《一年級》節目組,總導演徐晴驚訝於陳學冬的細心。為瞭保證真人秀的原汁原味,導演組先期並未給陳學冬和小宋佳透露過多錄制細節,但陳學冬做的功課和付出的努力遠遠超出他們的想像,“他不僅給孩子們帶瞭很多文具、糖果和玩具,還去拜訪瞭小學老師、兒童專傢甚至心理醫生,準備得非常充分。”

第五期節目中,“熊孩子”馬皓軒的驚人進步也是拜陳學冬所賜。小馬哥不想參加學校內務比賽,說不會整理行李箱,陳學冬立馬帶他回到宿舍,把自己從國外視頻上看到的整理箱子妙招手把手地教給他。連給孩子們拖地,陳學冬都會比別人多想一層——他給鞋底粘上兩片膠帶,避免留下鞋印。徐晴感慨:“一個24歲的大男孩怎麼能想這麼多。”

陳學冬說,他就是這樣一個人,“想認真做的事情就會努力去做”。為瞭《一年級》,他推掉瞭大部分工作,把時間全都花在孩子身上。國慶節傢長們要求聯誼,他答應瞭,節目組也不得不跟著他加班。結果是傢長們一到地方就開心地吃喝玩樂去瞭,把36個孩子全甩給瞭他。

節目組說有的事情他可以跟傢長說“不”,但他說不出口。何況,他喜歡跟孩子們在一起,讓他覺得自己又變回一個平常人,不會像《小時代》時期那樣,一個人躲在傢裡不敢上街。

對話陳學冬

安全感

羊城晚報:說到小時候這些經歷,你恨父母嗎?

陳學冬:現在不恨瞭,我感謝他們,沒有小時候的磨練,我不會是今天的我。我反而怕他們會內疚。

羊城晚報:小時候的經歷還是給你留下瞭難以磨滅的陰影和不安全感……

陳學冬:後來我找奶奶要瞭點零花錢,有錢傍身就感覺心裡安定多瞭。(笑)開玩笑啦!所以我現在就努力工作啊,有瞭事業還有什麼好怕的。我隻要建立好自己的世界,就能給自己帶來很大的安全感。

羊城晚報:你好像說過不向往結婚,是怕付出感情會受傷?

陳學冬:其實也想結婚。我不會害怕付出得不到回報,我付出的基本上都得到瞭回報。現在很多三四十歲的人(感情狀況)還有那麼多問題,幹嗎非要問我一個24歲的小孩呢?那麼多剩女,你問她們為什麼不結婚,還能為什麼?就是沒遇到唄,要求高唄。真遇到瞭該結還是得結,閃婚也得結。

老師

羊城晚報:如果不當演員,會考慮當老師嗎?

陳學冬:不會,我想做一個自由職業者。演員這個職業太投入感情,我是一個感情比較脆弱的人,害怕任何情感上的傷害。

羊城晚報:但你還是在《一年級》裡投入瞭很多感情……

陳學冬:我非常開心的就是這些感情沒有白白投入,所有的孩子和傢長都有變化。馬皓軒現在能夠控制自己的情緒瞭,不會被同學弄一下就打人。西蒙子以前愛撒謊,我就觀察他的表現,然後問班上人誰知道西蒙子剛剛做錯瞭就舉手,結果全班人都舉手。我再對他說:“不要以為你使壞隻有自己知道,其實全班同學都看在眼裡。”然後他慢慢就改正瞭。

很多傢庭也有變化。陸煜琳爸爸媽媽本來不在孩子身邊,後來她媽媽意識到問題,就把工作移到長沙瞭,陪著陸煜琳。還有李昊煜媽媽,之前說“我隻離開過孩子五天”,我非常認真地跟她說:“你需要有自己的空間,與其每天在傢裡想孩子,還不如做一些其他的事情,多交一些朋友。”她後來就跟西蒙子媽媽、陳思成媽媽成為瞭好朋友,會私底下出來玩。

羊城晚報:感覺你當老師把學生到傢長都包辦瞭。

陳學冬:我希望別人的生活變得越來越好。我喜歡這些孩子,也喜歡他們的傢長。

變化

羊城晚報:對老師這個角色太入戲瞭,會不會影響演員的工作?聽說你把很多通告都推瞭……

陳學冬:其實不會。我也有變化,就是不怕人瞭。演《小時代》剛剛出道的時候,我會躲在傢裡,不敢上街,也不太知道怎麼跟人交流。經過這次當老師以後,我不會再讓經紀人去擋別人的鏡頭,我會說隨便拍,我習慣瞭。還有跟傢長和孩子接觸多瞭,我覺得我又變回瞭一個平常人,再平常不過。

羊城晚報:以前遇到過不去的坎怎麼辦?

陳學冬:我就打自己的工作人員(笑)。沒有啦,我不太願意把情緒去擴大、發泄。但我會跟身邊人聊天,在《一年級》裡我也願意跟老師、傢長、校長聊天,說一些我的苦惱,他們會給我一些反饋,我就會從中得到幫助。

羊城晚報:就要告別實習班主任這個身份瞭,有什麼遺憾嗎?

陳學冬:最開心的就是孩子成長瞭,傢長成長瞭,我就沒有什麼遺不遺憾的,這就是我參加的一個節目。

張越、黃淑旻


健美比賽後臺:工作人員幫抹油

安撫心率不齊的女人”<br/><br/></body></html><!--//BLOG_SEND_OK_2BF210F094BD8D5F--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<div class=
創作者介紹

天天的日常生活